您好,欢迎光临xf187网页版 !

官方微信

产经新闻/ Midwifery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产经新闻  >  热点聚焦  >  业界呼吁延长页岩气财税优惠政策
业界呼吁延长页岩气财税优惠政策
发布时间: 2020-07-23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前,财政部、税务总局印发《关于继续执行资源税优惠政策的公告》,继续对页岩气实施资源税减征30%政策,截止日期为2021年3月31日。

我国页岩气资源的埋藏特征和核心技术的缺乏导致了页岩气开发成本居高不下,迫切需要政府提供政策支持以降低页岩气开发企业的资金压力,保证探勘开发的有效进行。

在此背景下,受访人士均表示,明年即中止优惠政策有些为时过早。“优惠和补贴政策将有效促进和鼓励页岩气开发利用,建议相关部门延长减税政策并尽快落实‘十四五’页岩气补贴政策,加快深层、低效页岩气开发的示范试验,提升页岩气产量规模。”自然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战略规划研究室主任潘继平说。

增储上产的“马达”

“十二五”以来,页岩气产业的快速发展与国家的补贴和资源税减征等支持政策密不可分,目前已成为未来天然气增储上产的重要来源和增强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能源资源。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局长赵辰昕日前也表示,有关部门和企业正在努力加大页岩气、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利用力度,合理增加国内天然气产量,应对保供压力。

而从目前政策来看,到2020年底,中央财政对页岩气开发的补贴政策将结束,到2021年3月,对页岩气开发的资源税减免30%的优惠政策也将结束,而“十四五”期间减税补贴政策则“悬而未决”。

“国家对页岩气开发的经济支持政策历时约十年,页岩气或将迎来一个没有财税支撑政策的发展时代。”潘继平说。

“就我国页岩气地质条件和开发技术装备水平而言,目前依然离不开来财政减征和补贴政策,特别是埋深超过4000米的深层页岩气、陆相和海陆过渡相页岩气资源的开发。”潘继平告诉记者,“深部、超深部页岩气已有探明,但一直无法进行商业开发,而这些领域却是未来我国页岩气增储上产的重要来源。如果不能有效开发这些资源,页岩气增储上产的‘天花板’将很快来临。”

由国家能源页岩气研发(实验)中心发布的《中国页岩气资源财税扶持政策对产业发展的影响》中的一组数据也有力支撑这一观点。数据显示,按照目前6%的油气资源税征收税率,减征30%后,对于单井最终可采储量1亿立方米的气井,内部收益率可提升1.1 %,生产成本降低约0.02 元/立方米。若考虑页岩气财政补贴,在单井最终可采储量1亿立方米的情景下,内部收益率可达到10%以上,深层和低效页岩气资源有望实现有效开发,大幅提升页岩气产量规模。

“因此,加快页岩气开发,不断推进增储上产,增强国家能源安全,在‘十四五’期间仍需要政府对尚不能实现规模效益开发的页岩气资源,特别是深层超深层海相页岩气和陆相、海陆过渡相页岩气开发予以经济支持。”潘继平说。

多种财税政策齐上阵

虽然现行的页岩气财税政策在中央财政补贴、探矿权和采矿权使用费和资源税等方面有相应的优惠措施,但仍存在财政补贴力度不足、税费政策优惠作用较小、减税效果不明显等问题。

“财政支持政策十分必要,是鼓励企业参与页岩气勘探开发的重要手段,但目前页岩气产业税收减征政策尚不完善,仅免除了开采企业30%的资源税,补贴数额也连年下降,页岩气产业的快速发展仅靠一个或两个财政优惠政策远远不够。”页岩气行业一位资深人士对记者说。

有业内人士指出,现有政策中,单独直接补贴政策的实施灵活度最高,能够根据页岩气产业发展状况灵活调整补贴水平,但行业利润空间较小,补贴成本较高;技术补贴的作用周期长,存在明显的时间滞后效应;而税率补贴需要在页岩气产业发展到一定产量规模时才能实现政策效果。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吴巧生指出,单一财税政策成本最低且对产量的刺激作用明显,但考虑到适当的税收减征政策能够保证页岩气产业利润,还需兼顾支持政策的灵活性。

“若技术补贴设定为30亿元,2018—2024年中央财政补贴设为0.3元/立方米,2025年以后中央财政补贴标准为0.2元/立方米,资源税、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减征比例依次为50%、20%和30%,在多种政策同时执行的情况下,2030年页岩气产量有望达到1049×108立方米,产量得以提升,开采企业和销售企业税后收入不断增加。补贴成本随着页岩气产量的增加而增大,但成本上升幅度小于单独税收减征情景。由此可见,在多政策嵌套情景下能够实现减轻政府财税负担与行业利润增长的双重目标。”吴巧生指出。

“页岩气产业要长远发展,应根据实际情况,多种政策齐上阵。适当提高中央直接补贴标准,鼓励地方政府对早期页岩气开采进行补贴,比如为了鼓励新进入企业可以适当补贴,或新的勘探区块提高补贴。合理分配税收减征比例,保证产销企业利润的同时提高技术补贴。”该资深人士说。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多个财政优惠政策将加大财税压力,“十四五”时期页岩气是否能受政策“青睐”还有待商榷。

潘继平则建议,如果延续现有政策,基本不会增加财税压力。“财税压力无负担,促进实现产量快速增长的同时,而且还能增强能源安全。”潘继平说。

省下的钱花在“刀刃上”

页岩气开发面临的障碍中,技术掣肘问题最为迫切。

由于页岩气的藏身之处细小,加上储集层页岩的物性渗透性差,“长距离水平钻井、多段体积压裂等诸多技术工艺和装备上不能国产化、本地化,一些关键技术依赖进口,关键技术的短板导致页岩气经济效益偏低。”潘继平指出。

工程技术人员必须不断学习和参考先进技术,采用先进、复杂且昂贵的设备进行压力和钻探,从地下深处提取页岩气到地面为用户所用。

“作为未来我国天然气增量的主力军之一,加强深层页岩气低成本关键技术与装备攻关,释放低品位页岩气潜在产能尤为重要。资源税减征、技术补贴等多种财政支持政策‘省’下来的资金,企业可进行技术研发,有效降低页岩气单井成本。在成本降低的情况下,生产企业有望降低页岩气出厂价,以价格优势吸引用户,提升市场竞争力。”上述资深人士说,“此外,企业还可以用于购买先进钻探设备扩大生产规模,把钱花在刀刃上。”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企业还可以用于提高员工待遇,鼓励员工的生产积极性从而促进生产投入,“不论从企业、员工还是产业来说,都是多赢局面。”该资深人士说。

  • 电话:010-88393520
  • 传真:010-88393529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9号
  • 电子邮件:chenxi@cgmia.org.cn
  • 微信公众号

  • 二维码名称

Copyright © 2019-2020 版权所有:xf187网页版      备案号:京ICP备05039447号-1